学术讨论
 资料下载
学术讨论 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学术讨论
专家学者关于“阎庄墓志”的研究论述一
发布时间:【2007-12-25】 阅读:3373 次

 

幽幽青石 寂寂孤魂

——《阎庄墓志铭》与武则天长子李弘之死

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、博士 于庚哲

一 发现阎庄

    笔者有点多愁善感,自小喜爱历史,少年时登上秦始皇陵顶一时间竟无语梗塞,看到霍去病墓就血脉贲张,以此性格,若为女儿身则必有葬花之举。经历古迹多多,然而亲手触摸前人历史,尤其是尚不为世人所知的历史毕竟机会极少,1995年就曾经有这么一次经历,至今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其年某日,一位农民来到陕西师范大学,提供给历史系一条线索——在西安南部长安县郭杜镇东祝村附近一个古墓里发现一块“碑”(农村把刻字的石头统称为“碑”),墓已被盗,只有这块“碑”盗贼没有兴趣,留了下来。农民到师大来报告,想着就算是把碑交给“国家”了,时任历史系文物室主任臧振教授立即与之前往现场,墓志已裸露在外,志盖已经破损,当时只是草草看了看,断定为唐代墓志,品相尚好,很快决定收纳。在感谢之余,以五百元为酬。两位农民师傅用拖拉机将墓志拉到了师大。

   笔者当时留校工作不久,有幸目睹了墓志到来并揭开秘密的全过程。这块墓志略呈边长71公分的正方形,厚度大约12公分,盖也是正方形,边长约72公分。志盖上书“大唐故太子家令轻车都尉阎君墓志铭”,墓志上结了不少土锈,臧教授费了很大气力亲手用竹签和棉花将其清理干净,志文完全显露出来,由于稍有泐损,志文缺了5个字,现存1226字。墓志及盖字体华贵,饰以牡丹缠枝图案,简洁秀美,比起常见的一些唐代低级官僚、宫女、处士墓志明显高出一个档次。

二 扑朔迷离的死因

    志文内容乍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,无非是墓主的身世、功勋和死亡年月日,稍微特别点的就是墓主阎庄的身份,他是唐代名臣阎立德之子(也就是画家阎立本的侄子),唐高宗、武则天长子李弘的太子家令。臧振教授对碑文揣摩再三后逐渐产生疑问:有关死者的死因,志文很隐晦,原文如右:“岂意彼苍冥昧,福寿徒欺,积痗俄侵,缠蚁床而遘祸;浮晖溘尽,随鹤版而俱逝。上元二年从幸东都,其年九月廿一日,遇疾终于河南县宣风里第。”

    文字的矛盾令人疑惑,既然说“遇疾终于河南县宣风里第”,前面怎么会有“缠蚁床而遘祸”?“遘祸”一词似乎暗喻墓主死于非命,而“遇疾”一词或许不过是掩饰之辞(古人认为死于非命不是好事,所以常有非正常死亡者在墓志中以“遇疾”为辞)。要解释清楚这个问题,关键就在于“缠蚁床而遘祸”和“随鹤版而俱逝”两句。在其后写成的《西安新出阎立德之子阎庄墓志铭》一文中,臧教授指出:“令墓主‘遘祸’的‘蚁床’,十分费解,《礼记·檀弓上》曰:‘子张之丧,公明仪为志焉,褚幕丹质,蚁结于四隅。’郑玄注:‘画褚之四角,其文如蚁行往来交错。’公明仪为子张所制覆棺之布,其四角绘纹,如蚁行往来交错。据此可知此处‘蚁床’实指灵柩。阎庄因‘缠’于灵柩,哀伤过度而罹祸。”从刻意隐晦的志文中隐约可以感到,阎庄之死,与他哀悼某人有关,那么他所哀悼的是谁呢?“随鹤版而俱逝”一句给出了答案,臧教授接着写道:“问此柩中何人?‘鹤版’提供了答案。《列仙传》卷上:‘王子乔者,周灵王太子晋也……游伊洛之间……乘白鹤驻山顶……拱手谢时人,数日而去,乃立祠于缑氏山下。’后世据此称太子驾曰‘鹤驾’,太子所居宫为‘鹤禁’。”至于“版”字,代指棺椁,臧教授据此指出:“此处‘鹤版’即太子之棺椁。联想到太子李弘正是葬于缑氏山,‘鹤版’指太子之死无疑!”也就是说,墓主阎庄之死,很可能与他哀悼太子李弘之死有关,他的死期上元二年(675年)九月上距太子之死只有五个月。

(未完待续)

关闭本页
陕西师范大学博物馆 版权所有 地址:陕西师范大学长安校区图书馆附楼 邮编:710062 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
Copyright © 2010 snnu.edu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